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怎么跟学生分手呢
怎么跟学生分手呢

怎么跟学生分手呢


  学校附近有个小山,山脚下有座桥,桥就靠着大路,但行人稀少,尤其是晚 上。我和少峰竟然在桥头也做了好多次。很多时候,都是我趴在桥头,少峰从后面插 进去。有时候也把我放在桥栏杆上,少峰从前面插进去。边插还边亲波波,插一会 儿还低下头为我口交。有时候,也让我蹲下,为他口交。我喜欢为少峰口交,因为 弟弟很健康干净,少峰也很爽,我喜欢能给人带来快乐。每次看到少峰很满足的样子, 我也很开心。
  校园路边拐角处有块草皮,有水泥镶边,深夜里我们就坐在十字交口的水泥 边上,少峰搂我在怀里,就开始动手动脚。有一次,还让我坐在弟弟上,上下抽动。 有行人过来,我们就不动,因为我穿着裙子,看上去很正常。真的是好大胆!少峰 的胆子大,我也渐渐越玩越过火。 最让人难忘的一次,是在学校附近的一处隐蔽小湖,湖水清澈,鹅卵石清晰可见,而且周围小山丘掩盖,是个做爱的好去处。少峰让我晚上穿裙子来,里面不 要穿内裤。我有点不愿意,但还是同意了。我属于那种被动犹豫型,但只要别人 多求几次,我心肠软,意志力不够坚定,通常就答应了。 晚上,我穿了一条到脚踝的孔雀绿长裙,没有穿内裤,上面是小吊带,披着 款米黄色披肩。黑色的长长的直发披肩,没有化妆,我习惯素面朝天,喜欢自然。 但稍微喷了点薰衣草香露,我喜欢那种味道。谁能想到,如此清纯文静的表象下, 隐藏着不可告人的“勾当”。我怎么如此开放了? 到了湖边,少峰立刻把我抱住,开始亲吻我的嘴巴,脸,脖子,然后掀起我的 上衣,低下头,亲吻乳头,我顿时情不自禁地哼唧,少峰说喜欢我叫床,声音很好 听。少峰开始用手去摸妹妹,已经湿了一大片,少峰就立刻坐在一块石头上,露出弟 弟,让我坐上去。弟弟和妹妹又契合在一起,如此适合完美,我的长裙垂下,挡 住了一切,就算有人来,也不会发现什么。月光朦胧,湖面波光粼粼,如此美丽 的夜晚,我们没有虚度。这些感觉,现在每每想起,都会让我激动。性爱,真的 可以如此美妙。那么爱情呢?为什么单纯的爱情,有时候抵挡不了欲望的来势汹 汹?和丈夫刚的性爱尝试屡试屡败,让我产生了沉重的挫败感,有时候会情不自 禁想起少峰给予我的激情。但我要忘记。欲望和爱,我还是会选择爱,尤其是那种 从一而终的爱,那总最纯洁的没有一丝功利的爱。对刚的爱,始自少女时代对思 想才华的崇拜和仰慕,那是我所缺乏的东西,我傻傻地爱着他,宁愿放弃一切来 到他的身边。 我和学生少峰的出格行为,并非如我前面所描写所体现出来的那样甜蜜顺畅。 因为我一直拒绝。
  我曾在学校后门坚决地和少峰说分手,用一切最恶毒的话打击少峰, 试图让少峰死心。但来自西北的少峰,倔得像头牛。当我扭头要回宿舍,不再见他时, 他一把拉住我的手,不让我回去。还把我紧紧地控制在他的怀抱里。我使劲挣脱, 却不成功,眼泪都流了下来。我大声哭着说:“放开我,我要回去,放了我吧, 我不爱你,我求你了。”但少峰无动于衷,反而冷冷地看着我说:“你哭吧,哭得 全校都知道吧。你不让我开心,我也不会让你开心的。你让我陷进去了,现在想 出来就出来吗?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吗?你要想分手,小心我给刚发短信。” 少峰的辩论逻辑,让人绝望而无奈。他的威胁,也是我所害怕的。每每被他逼 到角落,我就会再次屈服,不就是陪他做爱,那就来吧,我很快就要离开了,最 关键的是不要让刚知道。 但是,我还是时不时地试图摆脱少峰,我想有个了断,干干净净地离开,好好 开始与丈夫相聚的新生活。 又一次,我跟少峰提出分手,三天不见他,也不接他手机和回他短信。他倒也 安静了两天,可是第三天的时候,他又忍不住了,跑到我宿舍来敲门。幸好那天 别的老师都不在,我躺在床上看书,坚决不去开门。他就打我手机,我就手机静 音,全当没看到。我暗暗期盼,这个时候别的同事不要回来。过了一会儿,门外 没了动静,我想他可能走了吧,我成功了。 不料,突然门外传来开门声,还有宿管阿姨的说话声。少峰开心地走进我的小 房间,脸上带着成功的微笑。真有他的,他竟然跑到楼下宿管阿姨那,对阿姨说 :“刚才还看到X老师进房间,可是过了会敲门就没动静了,会不会出什么事?” 阿姨听了当然不放心,平时也知道少峰常来我宿舍探望老师,就来帮忙开门了。 我心里的无奈,无法形容。但我实在不想让学校知道,反正就几个月就走了, 再忍忍吧。 少峰进了我房间,就关上门,温柔得像条大憨熊,又是抱我又是亲我,他知道我的弱点。很快我就屈服了。我知道拒绝会激来更猛的举动,还不容陪他开心了, 他就会去学习,让我安静备课,我就至少可以安静一两天了。等再过几天,他想 我了,又会来找我。 现在,我总算出国了,摆脱了少峰的纠缠,我对新的生活充满了美好憧憬。我 会好好伺候刚,还要找份兼职,补贴家用。可是刚真的变了,对我的冷淡,让我 伤心,尤其是性生活的失败,让我感觉很挫败,一个女人如果都不能激情自己丈 夫的欲望和激情,她又怎么捍卫自己的婚姻呢? 每次尝试的失败,我都安慰他,“没有关系的,就算没有这个,我也同样爱 你”。
  终于有那么一次,我和刚做爱成功了,具体说是他射了。但我却一点感觉都 没有。具体过程很简单,就是毫无前戏,他直接摸了我身体几把,脱掉我的裤子, 把弟弟放进去,然后也不许我叫,把我的整个脑袋都压在他的胸膛下面,然后自 己一个人吭哧吭哧地来回抽查了几十下,就完事了。我想,他根本就不爱我,说 不定心里想得是别人,他都不想听到我的声音,看到我的脸。难道他把我当成一 个枕头? 刚很早就会一个人抱着被子或枕头,蹭着弟弟,想象着激情画面自慰。这次 来南国,他的被子就很脏,一股精液的味道。我都拆下洗了,换上家里带来的暂 新的被单被套。 不过,就算把我当成枕头,当成任何东西也好,他总算完成了一个男人在自 己女人那应该完成的一件事情。他自己认为,总算交了公粮。 我的欲望,不经挑逗,是很低的。所以,没有性爱,我也可以生活,我一直 这么认为。但身体的欲望,经过少峰的开发后,还是会不请自来。偶尔我就自己看 看小A片,用手指头触摸阴蒂,以此达到高潮。 但心灵的失落,夫妻间没有和谐的性生活,却如阴影笼罩在我心里。有人说, 一个男人如果爱你,就不可能对你没有欲望。
  一日,刚从学校提早了点回来,给我带了篇文章,题目是“冰火九重天”, 他笑嘻嘻地说让我试试。我竟然答应了。我让他躺在床上,屁股下面垫了块塑料 布,然后从冰箱刮了点冰块,又找了点蜂蜜另外盛放在一个小玻璃杯里,然后准 备了一碗热水。现用温布把刚的弟弟擦洗干净,然后口含一口热水,吐掉,然后 去舔弟弟;之后口含一口冰块,吐掉,再去舔弟弟,来回重复,最后把蜂蜜涂在 弟弟上,用嘴舔掉。具体过程,我现在也忘了,大致就是如此,所谓冰火,就是 一冷一热,来回重复;所谓九重,大致就是次数,只是所用物质不同。记得当时, 我是看一眼电脑上的文章,做一道步骤,功夫应该是很不到火候的,但刚的弟弟 竟然欢快地翘了起来,他舒服地闭上双眼,尽情享受着。 所有步骤做完了,床上也一片狼藉,又是水又是冰块又是蜂蜜。我赶紧收拾 并擦洗。等我收拾完,刚已舒服过了,躺在床上睡着了。 我的脑袋停止转动,我不要伤心。他开心,就好。爱上刚,就注定是他的高 级女佣。我做错了,所以,我要用加倍的努力和爱来弥补我的错。相信有一天, 我们会重拾往昔的和谐和快乐。
  【完】